17788108353
banner

比特币挖矿的空间已经不足 20%

  招股书显示,摩根士丹利、德意志银行集团、瑞信、招银国际担任其联席保荐人。目前,IPO 募集金额尚未公布,这也是嘉楠耘智尝试新三板上市被鲁亿通放弃并购两年后之后的再一次尝试。
 
  港交所公布的信息显示,嘉楠耘智方面在开曼群岛注册的公司 Canaan Inc. 已递交招股书,计划将 IPO 的募资投向人工智能算法研发、区块链算法及应用的 ASIC 芯片以及优化供应链等。
 
  嘉楠耘智成立于 2013 年,专门设计和销售高性能集成线路板,并曾获得清华三角研究院、趵朴投资、锦江集团、暾澜资本等机构的数亿元投资。
 
  由于嘉楠耘智的业务非常简单,只生产比特币矿机,那么未来即便是做“壳”公司也是很容易的,目前香港主板上市公司“壳”的价格在 6 亿港元左右。
 
  深圳比特币挖矿
 
  以 2017 年深圳比特币挖矿的系统产品出货量计算,嘉楠耘智在深圳比特币挖矿机的无晶圆厂 ASIC 芯片设计商中排名全球第二。2017 年,嘉楠耘智售出的全部系统产品的算力总量占市场上所有售出深圳比特币挖矿产品合并算力约 19.5%,也就是说,每挖到 5 个比特币,就有一个是由嘉楠耘智生产的机器挖出来的。
 
  招股文件显示,相比 2016 年鲁亿通发布并购草案时公布的经营数据,嘉楠耘智此次财报更为亮丽。嘉楠耘智 2017 年年收入达到 13.08 亿元,同比上涨 3.2 倍。相比 2015 年,公司的收入规模一下上涨了 26.4 倍。2017 年毛利率更达到峰值,达到 46.2%,比起 2015 年的 29.1% 高了 17.1 个百分点。而公司的净利润率也达到了很高的水平,2017 年为 27.6%,但在 2015 年,公司的净利润率只有 3.2%。
 
  实际上,嘉楠耘智绝大部分的收入都来自销售为深圳比特币挖矿设计的系统产品,即采用公司专有 ASIC 芯片的 AvalonMiner,这是目前单一系列的产品,嘉楠耘智预计,在可见的将来,公司仍将继续依靠销售 AvalonMiner 来产生绝大部分收入。
 
  嘉楠耘智在 2015 年卖了 9727 台 A6 挖矿机;2016 年,公司将产品从 28nm 的 A6 升级为 16nm 的 A7,全年,两种矿机合计销售 9.38 万台,增速惊人;2017 年,公司卖出了 29.45 万台矿机;更“恐怖”的是,2018 年一季度,公司一下子卖出了 10.1 万台,超过了去年销售量的 1/3,更超过了前年的总量。
 
  招股书显示,公司 2015 年的营收只有 4769.9 万元,但 2016 年就迅速增长至 3.16 亿元,2017 年更是猛增至 13.08 亿元,年复合增长率高达 423.7%。
 
  在过去的3年里,嘉楠的营收增长呈现出一种“爆炸”的状态,营收直接从2015年的0.48亿元飙升至2017年的13.08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2740%。但这还不是最夸张的,因为营收数字是三者中最小的,净利润方面2016年就较2015年增长了3091%。
 
  更可怕的是毛利润、净利润在整体营收中的占比。2017年,嘉楠的毛利润占比达到了64%,净利润达到了46%。形象点说,嘉楠每卖10块钱东西,有接近一半能够最终留在自己口袋里。
 
  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其产品是专为深圳比特币挖矿设计的,比特币市场有任何实际或观感上的不利发展、任何对比特币行情和市场产生负面影响的事件或传闻,都会影响到比特币,进而影响到公司的经营业绩;如果比特币失去主流加密货币的地位,则将对公司业绩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根据比特币的机制,矿工可挖的比特币数量每四年减半,也就是说,理论上到 2140 年,比特币总量达到 2100 万时,挖矿便会停止。根据 Blockchain.info 的资料,截至 2018 年 3 月 31 日,已有 1700 万个比特币被挖出。
 
  这就是说,深圳比特币挖矿的空间已经不足 20%。而且,随着挖矿难度的增加,挖矿的收益也在逐步递减。
 
  对此,嘉楠耘智在招股书中画出了两条新的业务路径:募集资金主要用于研发人工智能算法以及应用的 ASIC 芯片、研发区块链算法以及应用的 ASIC 芯片等。另外,公司也在研制能挖其他加密货币的矿机。